监管合规与技术

阅读时间约9分钟

监管合规与技术

数字证书

  • 数字证书,也称为公钥证书,是通常由第三方的公信的证书颁发者发行的用于证明公钥所有权的电子文档。
  • 数字证书包括有关密钥的信息,有关其所有者的身份的信息,以及已验证证书内容的CA(发行者)的数字签名。
  • 在典型的公共密钥基础结构(PKI)方案中,证书颁发者(CA)通常是一家向用户收费以向其颁发数字证书证明其证书所包含内容真实性的公司。

证书认证机构

  • 证书认证机构(CA)是颁发数字证书的实体。 数字证书通常用以证明签名拥有者拥有公钥的所有权。
  • CA通常作为证书的公钥拥有者(公钥签名方)与需要查看证书所包含内容的其他方之间可以信任的第三方。
  • CA颁发包含公共密钥和签名所有者身份的数字证书。与公钥匹配的私钥信息不会对公众公开,而是由生成密钥组合的CA秘密保存。
  • CA的义务是验证签名人的证书,以便其他用户或依赖方可以信任CA证书中的信息。

首次代币发行(ICO)

  • ICO是指发行人向潜在参与者出售基于区块链的代币,以换取以太坊或比特币等其他加密货币的活动。
  • ICO的目的是将资金用于特定目标或项目的开发,并且ICO发行的代币在该项目中具有一定的“实用价值”,称为“实用型代币(通证)”。
  • 常规的ICO一般遵循ERC-20以太坊标准,发行人通常会在ICO期间向公众分发白皮书。

证券型通证发行(STO)

  • STO是ICO的替代方案,即出售给参与者的通证具有证券性质。
  • 在香港,证券型通证具有《证券及期货条例》中股票,债务,结构性产品和其他类型证券的特征,因此必须遵守《证券及期货条例》的规定。证券型通证的发行需要遵守《证券及期货条例》的合规,与发行传统证券型产品类似。
  • 换句话说,要进行STO,除了ICO中常见的白皮书外,实体还需要通过香港证监会SFC监管的中介机构进行交易并发布发行备忘录或招股说明书。

监管与牌照

香港

  • 香港政府态度:香港是一个独立的司法管辖区,充分享有高度自治的“一国两制”原则。 香港政府在探索对虚拟资产的监管方面采取积极的态度,并积极促进建立监管基础设施以支持金融科技的发展。
  • 虚拟商品:香港金管局和香港证监会将加密货币视为“虚拟商品”。 证监会并未澄清哪些代币将属于“虚拟资产”这一新资产类别,但已承认许多虚拟资产不一定构成属于《证券及期货条例》监管的“证券”或“期货合约”。
  • 持有加密货币:香港并不约束私人拥有或在私人之间转让加密货币,但前提是该加密货币是合理的动机下获得和转让的。
  • 沙盒推广:香港的各监管机构,包括香港金管局,香港证监会和保险业监理,都在实施“沙盒”计划,以允许在有限的监管环境中对创新金融产品进行测试。
  • 香港证监会牌照:根据香港证监会“有关针对虚拟资产投资组合的管理公司、基金分销商及交易平台运营者的监管框架声明”规定,管理完全投资于不构成“证券“或”期货合约“的虚拟资产的基金并在香港分销该等基金的公司,例如比特币和以太坊,通常须领有第1类受规管活动(证券交易)的牌照。证监会亦会对管理这些基金的活动施加发牌条件,藉此进行监管。另外,就管理 ”证券“ 及/或 ”期货合约“ 的投资组合而领有或须申领第9类受规管活动(提供资产管理)的牌照的公司,如这类公司亦管理完全或部分(所管理的投资组合的10%或以上)投资于并不构成”证券”或”期货合约”的虚拟资产的投资组合,则证监会亦将透过施加发牌条件,对有关的管理工作进行监察。
  • 反洗钱/反恐怖主义集资:在香港,反洗钱/反恐怖主义集资的主要立法是《反洗钱和反恐怖主义融资条例》(香港法例第615章),其主要规管包括金管局监管的金融机构,例如银行、证监会监管的持牌法团、保险业监管局监管的保险公司、储值支付工具发行人和金钱服务经营者。
  • 税收:在香港出售金融工具所得无需缴纳资本利得税。迄今为止,香港税务局尚未发布有关如何针对加密货币进行税收评估的具体指南。
  • 放债人牌照
    • 任何人在香港经营放债人业务必须领取放债人牌照。放债人的领牌事宜及放债交易受香港法例第163章《放债人条例》规管。
  • 监管机构
    • 香港警务处负责执行《放债人条例》,包括对放债人牌照的申请进行审查,续期牌照及批注牌照;以及调查有关放债人的投诉。
    • 公司注册处下的放债人注册处负责处理放债人牌照,牌照续期及在牌照上签注的申请;并备存放债人登记册以供公众查阅。
    • 牌照法庭负责确定放债人牌照的申请和授予。
  • 金钱服务经营牌照
    • 任何希望经营汇款及/或货币兑换服务(即《反洗钱和反恐怖主义融资条例》定义的货币服务)的个人或法团必须向香港海关(CCE)申请金钱服务经营牌照。
    • 监管机构:香港海关负责监管金钱服务经营商(MSO)(即汇款代理和货币兑换商)并监督持牌的MSO对客户尽职调查和记录保存的义务和其他牌照要求,以及打击无牌经营金钱服务。

国际

  • 许多司法管辖区已实施了严格的反洗钱及反恐融资法律法规。 大多数辖区将遵循防止洗钱金融行动工作组织(FATF)提出的建议,该组织是旨在在全球范围内对各国反洗钱及反恐融资系统进行标准化的国际组织。
  • 反洗钱指引15
    • 根据FATF指引框架,各国应将虚拟资产视为“财产”,“收益”,“资金”,“资金或其他资产”或其他“相应价值”资产。 各国应将FATF指引中的相关措施应用于虚拟资产和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VASP)。
    • 根据FATF反洗钱指引1,各国应当识别、评估和了解因虚拟资产及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的活动或运营所产生的洗钱和恐怖主义筹资风险。各国应根据评估采用基于风险的方法,以确保预防或减轻洗钱和资助恐怖主义行为的措施与所确定的风险相称。 各国应要求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确定、评估并采取有效措施,以减轻洗钱和恐怖分子融资的风险。
    • 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VASP)应获得许可或注册。至少应要求VASP在创建它们的辖区中获得许可或注册。 如果VASP是自然人,则应要求他们在其营业地所在的司法管辖区获得许可或注册。 辖区还可能要求向其辖区中的客户提供产品和/或服务或于其辖区运营的VASP获得该辖区的许可或注册。 主管当局应采取必要的法律或监管措施,以防止罪犯或其同伙持有VASP的重要权益或控制权,或担任VASP的管理职能。 各国应采取行动,识别未经必要许可或注册而从事VASP活动的自然人或法人,并采取适当的制裁措施。
    • 一个国家不必针对已经在该国家/地区获得许可或注册的金融机构(由FATF建议定义)的自然人或法人强加单独的许可或注册系统,而该自然人或法人在此类许可或注册下可以执行 VASP活动已经根据FATF建议承担了全部适用义务。
    • 各国应确保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VASP)受制于针对反洗钱及反恐融资(AML/CFT)的适当监管和监督,并有效地执行相关的FATF指引,以减轻虚拟资产产生的洗钱和恐怖分子融资风险。 VASP应受制于有效的系统,以监控并确保符合国家AML / CFT要求。 VASP应受主管当局的监督或监视,后者应进行基于风险的监督或监视。监管者应具有足够的权力来监督或监视VASP并确保其遵守打击洗钱和恐怖分子融资的要求,包括进行检查,强迫提供信息和实施制裁的权力。主管应有权施加一系列的纪律处分和财务制裁,包括撤销,限制或中止VASP许可证或注册的权力。
    • 各国应确保根据FATF反洗钱指引35,对不符合反洗钱及反恐融资AML / CFT要求的虚拟资产服务商(VASP)采取一系列有效的、相称的和劝阻性的制裁措施,无论是刑事,民事或行政制裁。制裁不仅针对VASP,还针对其董事和高级管理层。
    • FATF反洗钱指引10至21中列出的要求适用于虚拟资产服务商VASP必须符合以下条件:

(a )指引10 – 虚拟资产服务商必须针对超过USD / EUR 1,000的交易进行客户尽职调查(CDD)。

(b)指引16 – 各国应确保发起交易的VASP获得并持有所需的准确的虚拟资产转让原始信息和所需的受益人信息,及时将上述信息安全地提交给VASP或金融机构。根据要求将其提供给适当的主管部门。各国应确保受益人的VASP获取并持有所需的原始人信息以及有关虚拟资产转让的准确的受益人信息,并应要求将其提供给适当的主管部门。 指引16的其他要求(包括监视信息的可用性,采取冻结行动和禁止与指定的人和实体进行交易)与指引16的基础相同。相同的义务适用于金融机构在发送时或代表客户接收虚拟资产转移。

  • 各国应根据指引37至40中的规定,在洗钱、犯罪和与虚拟资产有关的恐怖主义融资方面迅速,建设性和有效地提供最广泛的国际合作。无论主管机关的性质或地位的异同,虚拟资产服务商VASP应当与国外同行迅速、建设性地交换信息。

TradeFi 行易, 是由智联通集团 (AI Link Group) 通过其附属公司 DeepAuto以及智联通财务有限公司(AI Link
Finance Limited) 设立并运营的金融科技平台,致力于为香港和内地企业提供贸易融资服务。

忠告:借钱梗要还,咪俾钱中介。放债人牌照编号:1852/2020